Wednesday, August 31, 2005

墾丁 夏末

墾丁對一個身為南部人的我, 並不是太遙遠. 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 我總是與這個藍天白沙海灘擦身而過. 有好多次當天往返的紀錄, 就是那種, 到了那邊, 吃個麥當勞, 或是才剛看到香噴噴的燒烤上散發出來的濃煙, 就被媽媽call回台南的狀況. 可以想起一堆故事的墾丁, 對我經常是一種遺憾, 與殘念....

一個意外之下, 又來到了墾丁

由於是個臨時的意外決定, 手機也沒電了, 安安靜靜, 也沒有時間的推趕. 可是我並沒有感受太多接近南國的氣氛, 人, 車與吵雜逐漸取代我腦子裡的墾丁印象.

我記憶中的墾丁, 定義在我高一的那一次墾丁旅行, 那也是個意外. 我們一群班上同學, 四五個女生, 到其中一個屏東外地生家裡玩, 那時候根本連他家, 屏東市, 屏東縣相對位置根本就搞不清楚, 大剌剌就到了他的故鄉, 他家人是標準的南部好客個性, 問我們想去哪玩. 一群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女生, 心血來潮嘴裡冒出墾丁的字眼, 我可以隱約感覺到他父親臉上的三條斜線, 說著"那很遠喔..." 我們大概也搞不清楚那三條斜線對遠近的定義是什麼, 享受豪華熱情款待的隔天一大早, 就到屏東市搭客運.

13年前的墾丁, 一群毫無計劃連錢都沒帶夠的高中女生...

<待續>

7 comments:

violetta said...

我們高一班遊也是去墾丁耶~
我記憶中最讚的墾丁也是那時候的
去年因為去核三廠投標 順道溜到南灣晃一下
唉 弄得有夠商業化 又是停車場又是遊戲區的 已經不是小高一時無憂無慮 藍天白沙又靜謐的南灣了
=.=''

花 said...

唉,我高中連台南都沒出過...

馬小蚤 said...

高中沒出過台南,阿大學咧?
不會也沒出台南過吧?

茶包 said...

ㄟ?花仔,有一次跟周老闆還有幾個人去台中玩,那次你沒有去嗎?那次是誰一起去啊?有點忘記,我只記得難得逃離媽媽魔掌的周老闆...

花 said...

不不,我沒去啦,那時候我老爸管超嚴的,記得有一次在學校打球打到忘了時間,(也才六點而已)我老爸就跑來學校找我了說。
不過大學嘛,嘿嘿,當然是玩瘋了~

bwado said...

來玩5個怪癖遊戲啊~~
拍謝喔我朋友寫blog的很多都已經寫過了
只好來找你嚕~~~

In Trouble said...

第一次感覺墾丁真的是太擠了
滿坑滿谷的小孩子
搞不懂,小孩子去墾丁幹麻呀~

如果換成春天吶喊的 比基尼女郎
墾丁就是天堂了!!~

可惜,那又只是 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