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7, 2005

打掃

今天進行了件偉大的任務—清理房間。整理尚未成功,仍須努力,或許是要在家裡住上一段時間了。

你別笑,我離家11年多了,其中每次在外頭流離失所,搬來搬去的時候,只是把一箱箱的東西往家裡房間堆,11年搬了16次,不知道搬家頻率可不可以參加金氏世界記錄登記,我房間沒有家樂福的倉庫那麼大,你可以想像我的房間有多麼擁擠了,加上我哥結婚,媽又把哥不用了的床組往我房間堆,房間裡簡直就是玩起了紙箱疊疊樂,過年能把房間地板擦乾淨,灰塵擦一擦就算是功德一件了...

搬家久了,練就的大概就是丟東西的功夫,這對離家求學的莘莘學子以及出外打拼的人應該都是共同的體認吧。我從來沒試圖過要把離家前小時候的玩意一項一項過濾,然後丟掉,對我來說,每一個小物件,即使是牆壁上貼著的一張小紙條,一直好像都記載了什麼了不起的記憶小片段,只是總有那麼一天,似乎對於過往的時光,已然再也不想去抓著些什麼,人總要往前活下去吧,我想。

好玩的是,搜出了一大堆有趣的東西,成績單啦,准考證啦,畫過的小漫畫,寫過的作文,上課傳的紙條,美術用品與作品(我開始懷疑自己中學六年到底唸的是一般學校還是美術班?),一堆參加展覽過了的板畫,一堆小時候視為珍物的收藏品,我幾乎要忘了小時候有多麼愛收集一些紙,糖果的包裝紙,店家的名片,郵票,幾乎要忘了當時有多愛那些經過設計,五顏六色漂漂亮亮的小東西。

一堆獎狀,有漫畫比賽、作文比賽、書法比賽、阿理不達的表揚。喂,賣啊ㄋㄟ,茶包小時候也是愛畫畫又特愛參加比賽的小朋友—因為參加比賽可以光明正大又合法地....蹺課,而且明明就是要蹺課了,大家還會給予鼓勵拍手叫好,運氣好還有禮物,簡直是一兼二顧,絕不吃虧。獎狀上刻著的比賽主題,舉凡端正社會風氣、公民與道德,到交通宣導都有,真忘了以前畫了什麼,只是現在反而不瞭解為什麼都是這些個八股題目,也許小孩子著實是比較有想像力的,現在要我構思個畫面,卻是再也怎麼都想不出來了的。

看著一堆自己寫過的小東西,作文、紙條,認不出的字跡,想不起的主題,也許,記憶已經滿了,而過去,是再怎麼不願拋棄任何東西也抓不住了。

2 comments:

howardmartinez9941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茶包 said...

又是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