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5, 2006

想要的生活

你有嘗試幻想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嗎?

這個問題我被迫去想了很久,其實似乎不難回答,好像總可以講上個幾句,勾勒點什麼,可是卻是充滿了矛盾,最後大概總是,「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這句話就像,耳邊呼嘯而過消防車的氣笛聲,漸近,然後越來越遠,並且伴隨著那個高中物理講的什麼理論,變了調。

約莫是26, 27歲的時候,我哥也是這樣問我這個問題,不過他好心一點,把這問題縮小了些,問我五年後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我看過網路轉寄李恕權的那篇文章,坦白說那篇文章也在我心底非現實的那一面激起一些些的漣漪。過了幾年,似乎熱情熄滅,沒有過多的夢想,現實只能矛盾在,現在走的方向是不是根本與「基本」想要的「生活」背道而馳,就像我常說的,你在台南要去台北通常不會往南走。除非你是選擇去高雄搭飛機(那台南也有機場了),或是打算環島大半周到從東到台北,那就是有沒有那樣的時間、資本或是想怎麼做的問題了。

寫了這一段,並不是想要聊你或我的想要的生活,雖然那樣得到的「答案」往往很簡單。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目標,及時行樂往往不會虧欠自己。只是很好奇大家是不是都想過這樣的問題,偶爾想想呢,或是列之為重要議題,還是覺得面對這樣的問題是不切實際。怎麼權衡與現實之間方向的差距,是目標導向嗎?

或是來一段簡單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且戰且走的人生?

10 comments:

花 said...

提供我的一個歪理,僅供參考~
如果妳有一個打從心理,真心想要過的生活,那麼妳現在不是正在過,就是在追求的路上.如果都不是,那麼那樣的生活就不是妳打從心理真心想過的生活,既然不是,那麼現在沒在過,也就沒有什麼好遺憾的.某個"很想要的生活"只是妳千百萬個念頭的其中之一而已,頂多它出現的頻率多了點,但就像妳不可能一一滿足所有的念頭一樣,放下它吧~

台商 said...

哇...阿花講話越來越有禪意了 -.-

茶包 said...

花仔,我只能說...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是某種程度上算不算把一切合理化呢?

花 said...

嗯,那要看妳把重點放在哪裡~

鳥人 said...

好厲害的見解說~
我深有同感,不瞞大家說,當我二十幾歲一個人離鄉背井在台北過得跟狗一樣累的時候(後來我發現狗並不那麼累),我也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到底狗過的生活真是我要的嗎?我每天把自己搞的這麼慘所要追求的到底是什麼哩?那我到底還要不要繼續ㄍㄧㄥ下去哩?尤其每個月固定的情緒低潮期來的時候,更是天人交戰之時.好啦!現在我過了三十歲啦!一切都"天朗氣清.惠風和暢啦"!其實 ,只是我真的發現,這份折磨人的工作真的是我的興趣所在,雖然過程是痛苦的,但是成果卻是豐碩的,就憑這興趣可以讓我賺錢養活自己又可以有那麼一點成就感,那中間的折磨或痛苦就不算什麼了;當身體或心理真的感覺到累的時候,想想之後我可以完成些什麼,或完成後要去度假狂歡的欣喜,那就會昇起讓自己繼續向前走的勇氣啦!所以~結論是 找到你願意浪費青春.浪費生命而無怨無悔的興趣吧!

m said...

228 的前一天, 大部分人都還在工作崗位上默默耕耘的時候, 我帶著一家老小到礁溪泡湯, 下午在一個三面落地窗視野很棒的地方喝下午茶. 我跟我老婆說: "我們現在的家還不是我夢想中的家屋, 我夢想中的家屋至少要有一個地方可以這樣喝下午茶, 可以讓長輩跟老朋友老親人在這裡閒話家常" 我老婆淡淡地說了:"等你終於把你夢想中的家屋建構起來了, 你覺得老人家還有那個力氣跟福分來享用嗎?" 言簡意賅, "及時行樂"是重要的吧!

茶包 said...

to不知道是誰的m,
"228 的前一天, 大部分人都還在工作崗位上默默耕耘的時候, 我帶著一家老小到礁溪泡湯"...這一段聽起來就夠及時行樂了...呵呵 (y)

hui said...

我是偶然間路過的,但覺得個性上也許有某些相似的地方,讓我頗受吸引。

想要的生活....
我從大四開始就一直在想,但如今畢業已六年,那理想的生活卻仍是遙遠的目標。但值得欣慰的是,我似乎正走在朝向它的路上,不是在背離它的方向。

茶包 said...

to hui, 理想與現實的方向一致,不管怎麼樣,都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

茶包 said...

to hui, 理想與現實的方向一致,不管怎麼樣,都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