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02, 2007

時間

這篇文章還是遲了點。

有時候開車亂想或是發呆時分思緒發散得天南地北的時候,有些很空泛的感覺,抑或字眼會跑到我的眼裡。例如時間。

大三的時候我有個室友,他去修大氣系的課,一天到晚什麼電漿電離層,對我來說只是很好的催眠藥,每每躺在床上想要來點知性的對話,問他到底都在唸些什麼玩意,我永遠都只聽到第一句:

「電漿是物質第四態....」就在這幾個字間,意識總就是模糊了的,我從來都不曾聽到下一句是什麼。不過我一直想問,那時間呢?

想這些也許比多還多了一點太多,不過總在就是思緒亂飛的時候,那種抽象的東西也像物質那樣被分了幾塊,感受,思想,與時間。

某天在往高雄的自強號火車上,一個婦人不小心坐錯了一個男孩的座位。「沒關係,我坐很久了,站站也好」男孩這樣說著。我喜歡他的態度,在他連著帽子的運動服,稚氣的臉,我揣測著開始懷疑自己有沒有過的青春。

某天晚上興起到隔壁台南師院繞著操場走路運動,升旗台上有群人在排練MTV似的舞蹈表演,另一個時鐘方向的排球場裡,另一群人還繼續練著球,操場的中央有著田徑隊,遠處有著類似熱舞社的音樂與跳舞晃動的身影。我繞著操場快走,這些畫面變成持續上演又似曾相似的迴圈。我不禁笑了。

開始把研究生看成大學生,大學生像高中生。「我以前也看起來是這個樣子的嗎?」忘了,真的忘了。只不過開始聊著十五年前作的科展題目,十年前被當過的課,二十年前熟稔過又失散了的玩伴,八年前剛離開校園待過的都市經歷過的世界。

時間似乎沒有比感受那麼不難以形容,一個可能還是屬於相對的尺度。那就是所以為什麼我不願意倒數某一刻的時間,也許對我而言,每一刻都正在過去,都在倒數,這一刻或是那一刻該怎麼數,最終都是過往。

這篇文章是遲了點,在天文學家判定的時限。有個慶祝的理由是件好事,懷抱新的理想與夢也是好事。而,我希望你在持續平移的現在,永恆的此刻,感受是快樂的。
 

6 comments:

mercury said...

我國中時問了物理老師這個問題:
"老師, 請問時間的定義是什麼?"
物理老師想了大概有一個夏天那麼長的時間
然後說 "如果你真的有興趣,
老師明天帶相對論的書來借你看唷"
害我一整個傻眼 ....
(內心戲: 老師~~我只是一個國中生啊~)

茶包 said...

因為你的問題也讓他傻眼吧....當年真應該有Yahoo知識給你問問題的...冷~

applecat said...

對我這個物理化學都不通的傢伙來說,這個太深了!

Nock said...

"時間"總是在驚覺之後的事...
遲來是合理現象(笑)

凱子西 said...

實不相暪(也沒啥好暪的,大家都知道吧)在下號稱:神遊四海虛渡光陰浪費時間達人,我可是放空界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呢~!!
但最近和別人聊起以前學生時代的種種,發現我心裡的時間應該不是像我想的一直停留在二十幾歲年輕時期,而是不知何時就直接跳到八、九十的老年痴呆了吧!!

茶包 said...

凱子西,標準的老人癡呆是只能記得以前的事但是最近的都記不清楚...
全部都記不清楚的不算老人癡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