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5, 2007

茶包旅遊印象 - 北陸‧日本 (1)

其實在這次的旅行中,有很多小小的趣味與體會,我不知道該把他歸類在哪,畢竟這次的行程其實繞了很遠一圈,從名古屋出發,我們的巴士繞了北陸一大圈,順道叮嚀一下想走這條最近很熱門的黑部立山加合掌村路線的朋友們,這是一條需要坐很久車的路。

坐很久的車似乎是旅行團的宿命,不過偶爾這樣的上車睡覺下車尿尿行程,在只想要悠閒地到處看看,一個人發呆心靈閒晃的前提下,好像又是點屬於旅行的好事,自己要安排這樣一大圈的旅遊在日語不是太好的狀態下,著實也是有麻煩的地方。就在我聽著MP3手機的音樂,看著車窗外北陸風光,一簇一簇農地中夾著一區一區日式農舍在我眼前呼嘯而過,那些總是一邊過著但卻永遠想著的生活形態的問題不斷閃動過我發呆著而猶疑的腦子。

「這是北陸特有的景致,叫做散居戶」導遊說著。我被這三個字吸引了,散居戶。本來我一直對於導遊碎碎唸一堆什麼日本歷史與文化是把耳朵自動關閉的,就唯獨這幾個字從耳縫間悄悄滑過。

散居戶是北陸特有的景觀,其實就是農舍,在一大片田中間蓋一小棟房子,房子沒有圍牆,但卻被規定了要在房子周圍種一圈的樹,樹去取代了圍牆的模樣,不知道需不需要隔離的功能,不要問我為什麼這樣規定,這對我來說就跟美加交界千島湖裡的小島為什麼規定種了二棵樹就可以讓人居住一樣的弔詭。如同前面說的,他引我想起了生活形態的問題,有點與世隔絕又有點疏離,但又似乎是悠閒。

想不想抑或能不能這樣過活呢?

湯屋裡的邂逅

來到日本,雖然帶點遺憾不是我習慣的自由行,但總是要"練習"一下我這麼"持之以恆"學習著的日文,買東西問廁所找郵局請人照相,這些可以歸類到短句對話練習。不過有意思的,是在"日本第一大岩"溫泉旅館的湯池裡遇到的中年女子。

我忘記這家鄉下到不行的溫泉旅館的名字,只記得他的特色就是泡湯屋裡的裝置是日本最大的岩石湯,這有什麼好特色?有的,日本人就是對湯有種執著,那麼大的岩石要吊進旅館裡並不容易,所以一開始在造飯店的一開始,就很有先見之明地岩石搬好就定位了,抱歉啦,泡湯我是不能拍照片給你參考的,憑想像吧,室內黑漆嘛烏又有一堆大石頭,湯的熱氣跟水蒸氣搞得濕濕霧霧的,不是我要破壞氣氛,我突然覺得自己是水濂洞裡的猴子....

話說我對於過度悶濕的室內與猴子泡湯有點覺得怪,於是我到了室外湯,依然的黑漆嘛烏下,不過有舒服的徐徐微風加上鄉下山裡夜間室外有的涼意,池子裡有我與另一名中年女子。脫光光的同樣黃皮膚黑頭髮地,她以為我是日本人。用標準的日語跟我打著招呼。

打招呼耶,我也會,然後她興奮地開始聊起天來,我啞口了,只得誠實地說了(還是不說也知道)我的日語不好,沈默了30秒後,她努力用起英文跟我聊天,問我哪來,問我這幾天去了哪,問我一堆我甚至不知道她想問什麼的問題。

湯池裡二個女子,她很堅持地用英文跟我交談,我也很奮力要用日語回答讓他瞭解,一來一往配上比言語更多的肢體動作說明,永遠讓我搞不懂是真心還是為了表面禮貌的日本人,讓我又不知道該如何結束這樣的場景....我已經開始懷疑身上冒出的汗是因為泡湯熱,還是這樣狀況讓我冒冷汗。

下次,什麼語言都不懂,講台語才通好了。

...待續

4 comments:

珍妮絲 said...

意猶未盡~ 我要看續集啦!!

茶包 said...

好滴好滴...讓我回想一下啊~

凱子西 said...

搞不好你想練日語,她想練英文,兩個人個各打各的算盤。結果兩個也一起各自在想:"怎樣才能不離開也不會檻尬的結束啊~~???"。\(> _ < ^)/

茶包 said...

我心裡是這樣子想著的沒錯.......凱子西真是瞭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