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07

2007‧末

總覺得06年除夕跨年在台北,林森北路搞不懂幾條通的巷子裡吃著梅子餐廳,好像還是不太久以前的事情,晃眼間竟然又是07年除夕跨年。老實說最近是有點過得搞不清楚今夕是何夕,不知道是忙碌把時間攪和得含糊,還是已經安逸到了太過自得的境界。幸好在年終竟來了個超級大寒流,提醒我這年底真是有冬天的存在,一冷,似乎農曆年就不遠了。

最近參加了二個老同學的婚禮,一個是國中同學—柔柔,另一個是高中同學—周總。對女生用「老」字作為開頭的稱謂似乎總有點殘忍,不過人生裡面可以超過15年還保持聯繫的朋友,相識的時間超過自己的年齡的一半開始,老字已經有他的輩份意義存在(還好歲月在大家臉上留下的記號還不夠深刻),再者,也都在這種他們人生轉折的時刻裡,再度提醒這些年來的時光,似乎,我們之間的人生光陰,又在腦海裡片段快轉了一趟。

看著柔柔爸媽在台上聽著主持人感性致詞,眼眶泛紅心疼女兒的離家,臉上那些歲月留下的皺紋痕跡,我在回想那個將20年前年輕的柔柔爸,柔道黑帶意氣風發的事業有成的壯年男子,上次看到還是幼稚園小朋友的柔柔妹,現在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少女。

搭在往雲林陪嫁的路上,車外的高速公路旁滿是休耕時期黃橙橙的油菜花,一塊一塊方格閃過著金黃色的花田,我仍想著,周總拜別父母,周爸周媽傷感卻又開心地拭淚著送女兒踏上人生的另一階段的模樣。而那些我們曾經瘋狂大聲地嬉鬧或是年少輕狂的畫面,似乎就跟著窗外的景色,快速閃了過去。

再認真一遍看這些跟自己沒有親戚關係,卻也在我們的成長過程出現的朋友的長輩、兄弟姊妹們,是的,他們老了,就像我媽漸白的我不敢直視的髮絲。我們也長大了,我們也會逐漸老去,這就是時間。而我們也順勢地參與了互相之間的生命。

也許我再怎麼抗拒成長與光陰的逝去,仍舊改變不了每日升起的陽光。

不過我是很衷心地替這二位新婚的老同學開心,在這個2007年的年底,在我們回顧這一年發生過的好事的時分,再加二筆值得我們在人生上慶祝的里程碑。

來點照片,大家也沾沾喜氣吧。


雲林的結婚喜宴,新人一對,加陪嫁二枚(我的天哪,陪嫁這麼多次,我快要變成專業陪嫁了)


壓箱寶照片,這天辛苦跟到雲林就是這張照片值回票價,本想叫賣想看的人一張50塊,不過年終嘛,大放送,大家看了都開心吧~ :D 

8 comments:

鳥人 said...

不枉費妳千里迢迢去陪嫁
值得阿~

茶包 said...

是啊,現場更有臨場感呢,high得勒~~ :D 沒想到主持人會來這一招,不然我就準備用錄影了啦,不過也是連拍了十幾張相片,哈

馬小蚤 said...

吼..長這麼大,認識周總這麼久,從沒看過這種鏡頭啊...

茶包 said...

我想都沒人看過吧....

怕被追殺不敢寫 said...

陪嫁的有一枚好圓 ...

茶包 said...

啊~~~苦惱啊~~~素隨素隨?
隨說到「圓」這個字眼~~~~~
坦白從寬~~~~~

Anonymous said...

你變胖了.....

茶包 said...

胖不是本篇的主題,請停止這個話題....

-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