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05, 2008

豬年尾巴

我們很幸運,一年可以倒數二次新年,過二次除夕,一次國曆的,一次農曆的。多了一個狂歡度假的理由。於是,也多了一次反省回憶的時刻。尤其是在年終大掃除之際。

我可以算是一個念舊的人,除了腦子裡常虛無飄渺地回想著,又總是捨不得丟一些舊東西。在外飄盪的那些年,台南故鄉家裡的房間是永遠不變的倉庫後勤單位,過去這一年半返鄉住了下來,咬緊牙根閉起眼睛終得可以狠下心腸,倉庫清成了臥房。可別驚訝,阿花,我應該還可以找到我們高中那些上課不上課的時代裡傳的字條。上回我找到小學時上課用紙畫來下的五子棋。

這回也總要意思意思丟點什麼,卻翻出了小學參加國語日報暑期作文班寫的作文本子。

有一年小學的暑假,老爸可能擔心我變成成天打著任天堂的死孩子(事實上還真的是),乾脆把我丟到作文班培養點氣質。

我翻著二大本的作文簿,有敘事文,論說文,還寫小朋友的新詩。現在仔細再讀當時的文章,不知道是不是童年太寂寞,還真愛用擬人法,許多全家人出遊的故事也是杜撰的(原來當小朋友的時候就會幻想啊~~)。望著老師稱讚我的字整齊好看,奇怪,怎麼會變成現在我哥說的畫卡通一樣的文字。如果說人如其字,我不知道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演變。

有一篇我寫著"真正的快樂",要不是礙於把這種幾十年前的東西公諸於世有點詭異,真想把當時寫的文章貼出來,那我以為是苦悶的童年,竟然對於快樂的幻想,又那麼過份的單純。

也許就像前二天台北的老朋友到台南來,我們在ORO裡聊著的結論。回台南的生活真像是離群索居隱居到深山裡,偶有朋友來訪還真是感覺有朋自遠方來。聊起了工作與生活,結論是,我們忘了自己是怎麼長大的。

沒關係,吃個湯圓會大一歲,領個紅包打打麻將又會大一歲,加著加著,套句翻到的一支與柔柔紀念國中畢業的鋼筆上刻著的,時間的巨輪,總會碾過最崎嶇的日子。

無論如何,新年總是要快樂。
 

15 comments:

花 said...

快!把紙條找出來!

茶包 said...

花仔~別猴急~上次打掃的時候我有翻到,下次再打掃應該會再看到滴~~

有些紙條我連是跟誰寫的都搞不懂了

這次倒是還有另一本高二的藝術史報告,想看嗎?哈~~

花 said...

妳那倉庫存貨還真不少啊~~

在寒冷台灣等著你去溫暖沙灘拍照回來 said...

突然覺得, 住台南真好, 我以為台南沒有讓我ㄧ看起來就很有質感的店, 看了ORO以後, 讓住台北的我很汗顏 -_-|||, 有機會一定要去看看啦~~~

茶包 said...

有的勒,我家倉庫應有盡有,還有清出高中美術課做的壓花,哈~~

TO 暱稱長得要命又我不知道是哪位的朋友,台南很多有質感又有意思的店的呢,怎麼說都是古都的啊~呵呵

在寒冷台灣等著你去溫暖沙灘拍照回來 said...

哇!!部落格主人回來了呀
那一定有很多心得可以看嘍?!
期待中~~~

茶包 said...

一回來突然覺得冷到不行,先讓我回魂兼解凍吧....

M said...

我有天發現
你某年用紙折的玫瑰花還在我花瓶裡
大概有10支
不過它們年代還不夠久遠
最好你哪天變成名人
就值錢了 ㄎㄎㄎ ...

茶包 said...

哇~~那個至少也超過六七年,是在柴橋路還是在宵夜街時期啊?要不要我先簽名放進去啊?呵呵~

Anonymous said...

時間的巨輪,總會碾過最崎嶇的日子。
這麼小的時候就這麼浪漫啊
人啊 要往前看, 碾過去便成平坦的路就不用去可惜

wone said...

哇~~ 我還記得你刻的版畫呢!
ㄧ對黑白反差的男女~~ 很讚滴

wone said...

我的地方搬到babyhome了.
http://www.babyhome.com.tw/bb/266848

茶包 said...

時間的巨輪那個是浪漫嗎?我以為是這麼小就搞消極悲觀勒,那是某篇國文考試閱讀測驗的題目啦。

WONE,太感動啦~~~竟然有人記得我的版畫,那些版子都還在唷,去年我還拿出來復刻了幾張....哈哈

你家小槌看起來真是頭好壯壯的可愛 :D 最後名字取了哪一個?

m said...

紙折枚瑰花應該是在宵夜街時期...這樣是幾年?

茶包 said...

腰瘦喔~~那是1997年夏天。

整整十年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