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9, 2008

想念‧之一

親愛的,我一邊聽著鋼琴小曲,一邊做著樞紐分析,處理資料統計本是我喜歡的,可我手裡滑鼠動著,腦子裡量著另一件事情。然後我想起了你。

我很記得某一個也是正處理論文數據的晚上,同樣手裡動著滑鼠盯著一欄一欄問卷回來的數字,腦子裡也是晃著跟數字無關的事情,你把我從混亂思緒與數字中裡拉了出去,一塊在交大圖書館前那個搞不清楚什麼名字的雕塑坐了一會。你興奮地捧著一籃洗好的草莓。

"我洗草莓的時候,連我老公都驚訝我會洗水果喔!"你這樣興奮地說著,那是你跟BEAR白天沒上班跑到大窩的戰利品,描述你們去了哪,回家怎麼弄了這些新鮮草莓,說著連你老公都沒吃過你洗的水果。我很感動。

你可能忘了當時告訴你的故事了,那時候想拋下現實飛到地球的另一邊,不管老闆准不准假,不管論文,不管口試,頂多回來再多一個半年延遲畢業...邊猶豫邊衡量著這一切的機會成本。

你一如以往,給我下了同樣的結論與安慰,"親愛的,人生,真正的快樂會越來越困難,如果有任何一件事情可以讓你快樂,那就要去追求..."。然後回頭你老公正遛著你們的愛狗經過把我們拉回了現實。

這算勇氣還是衝動我搞不清楚,不過後來我順利畢了業,也沒再想要去那個地方,值得衝動的時間點就像你說的將一去不復返。

而怎麼會知道,做了不同的選擇會是怎樣的改變呢?
 

5 comments:

在寒冷台灣等著你去溫暖沙灘拍照回來 said...

"做了不同的選擇會是怎樣的改變"

好令人深思的問題

卻是無解

茶包 said...

是啊,歷史沒有假設

在寒冷台灣等著你去溫暖沙灘拍照回來 said...


走了就值得啦


突然就想到鄭秀文的值得
有點牽拖太遠了

花 said...

花式解答:
不會改變,因為做選擇的是同一個人,
只是或許是不同的國家,或許是跟著不同的對象..發生著著相同情結的事
做選擇的人改變了,才會有真正的改變吧..

茶包 said...

"走了"就值得?聽起來真富詭異的暗示意味...

花仔不愧是花仔,一眼晃過去沒辦法,得看第二遍才看得懂...不過花仔我瞭解你的意思啦

除了改變一下手機的鈴聲或是吃的晚餐,也沒什麼企圖改變生活的迴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