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7, 2008

想念‧之二

辦公室裡,借花獻佛拿了日本客人來訪時送了的和菓子,換了二杯咖啡與一些關於咖啡的閒聊。哪裡的咖啡豆,配上怎樣的設備烹煮...

「以後你要是喝我的咖啡上癮了,我可不負責喔」新同事開著玩笑。可我卻想起為你買的那支虹吸。有質感的玻璃,帶點特別的精緻配件,一眼就覺得,就是他了,適合你。

過去,愛玩一堆小配件弄出一杯咖啡來,那樣的樂趣對於我來說遠高於對品嚐咖啡的興趣,像是進行一個什麼偉大的化學實驗一般的,況且,我晚上不太喝咖啡的,更別說那樣每晚為你準備上一壺溫熱的咖啡伴你熬夜。我從未品嚐,或者我就得每天頂著睡眠不足的黑眼圈上班了吧。

於是在那麼多年以後,我終於意識到,當初的我只是一個玩耍的人,玩耍一種器具,以一種自我滿足的體貼。那到底是不是還不如買台自動煮咖啡機來得清爽,而你到底是捧場地喝了那些不美味的咖啡當作熬夜的苦藥,還是全貢獻給了下水道,這對我是齣羅生門。

不過我願意接受,這一切之間,都出自絕對的善意。只是我們都沒上了癮。
 

18 comments:

chai said...

有股淡淡的憂傷...包姐 go go go !

茶包 said...

因為發高燒送急診又在家睡過一個下雨天,偶爾要走走氣質路線,ok?

chai said...

話說 前幾個禮拜在新竹大遠百 看到一個女生 跟你小時候長得好像

Wendy said...

你生病了?? 最近我工作太忙了,所以也沒空用skype和你聊聊。
怎麼了,現在人還好嗎?

茶包 said...

Wendy,
謝謝你的關心啦,我生病了,而且這次還挺嚴重的,半夜高燒送急診,原因是感冒併發支氣管炎,我還蠻少感冒的,所以這樣算很嚴重了...不過這也要提醒所有勞累又壓力大的人,可能抵抗力變弱的話,最近的感冒可是不好惹的。

Chai,
跟我小時候很像嗎?該不會是我失散的妹妹吧...哈~~~這要問我娘。

凱子西 said...

茶老師:
保重身體啊~
我以前做過吧檯的工作,我也喜歡虹吸式煮出來的咖啡香味,但我愛自動型的可以不用手工打奶泡..........我好懶啊(驚覺)~~~~!!

茶包 said...

沒辦法想像凱子西煮咖啡的樣子....//驚~

花 said...

來美濃度假吧,我們家也有虹吸式。

Mercury said...

花姐都這麼說了
怎麼好意思拒絕呢 ^^
彷彿見到飛舞的油紙傘在對我招手...
美濃度假...
虹吸式咖啡...
手打奶泡....

呃~
瞎咪?? 不是給我的邀約喔?
阿不是看到留言的都有份?

茶包 said...

一定是太熱了...大家起了幻覺...

mercury said...

是真的熱到有幻覺了....
不過午後的雷雨....瞬間醒了過來

茶包 said...

如果剛好是在鄉下田邊,遇上一場解熱的午後及時雨,坐在一個角落,配上一杯咖啡,那可就太美妙啦~~
不過除了阿花外,這對其他大多人都是一個幻想啊~

花 said...

哈,Mercury要來的話,先登入會員,給我姓名,電話,住址,身分證字號...

Mercury said...

可以跟茶老師借 VIP 證使用嗎?? (Flower Cafe)

茶包 said...

茶包沒有領VIP耶(茶包臉就是VIP),不過,可以參加茶導遊團~ :D

chai said...

阿花是在哪邊當少奶奶??

Mercury said...

"美濃首發團"何時成行?

茶包 said...

首...發....團......

我不要當阿陸仔~不過八月應該有成行喔,現在花仔大人氣唷~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