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07, 2006

夏末秋初的雜記

時間, 大概總是要在過去了之後, 我們才驚覺時間過得比想像中的還要快得許多. 例如, 我們發現了, 時序已經進入了秋季.

上週末在ORO喝著咖啡, 看著窗外樹梢飄著落葉, 是啊, 秋天到了. 算上今年的潤七月, 其實現在該是初秋了.

"去年的夏末初秋啊....你在做什麼呢?" 我不免又想要想起一些回憶的話題緬懷一下, 又是一個標準的老人家作風.

再次翻了翻過去的BLOG文章, 才驚覺擺在不久前的時間的文章其實就是在講去年夏末秋初, 歐洲旅行的故事, 那些我以為還是昨天, 卻已是一年前的事情. 去年的這個時候, 我忙著工作離職交接, 成天被老闆約談, 計畫旅行, 想著人生要選擇快樂的生活的那樣一件事. 而現在, 又是在計畫一趟台中美出差, 又是移動的時刻. 又要乘噴射機離去, 這次是三週.

夏末秋初, 似乎總是要有些事情發生

最近茶老師接獲不少案例. 困擾一堆, 煩惱排行榜第一名就是感情問題, (工作與友誼並列第二) 不知道為什麼要在夏秋交替之際, 大家反而一下春天一下冬天的, 只能說, 大家活了這把年紀了(應該不會有小朋友來看我的blog吧...), 總歸是要確定自己想要什麼, 什麼的人生, 什麼樣的生活, 也許清楚了自己, 才能知道要怎麼做. 決定解決之道困難的也許是, 化繁為簡的藝術, 揪出本質. 當然, 自己看總是容易有盲點, 所以, 朋友很重要, 而朋友的真諦, 那就, 麻煩參閱馬蚤的"注定的友誼". (沒朋友還可以來找茶老師)

這是一段不可逆的時間序列, 我們正在消耗最精華的時光

生命逐漸老去, 尤其還是過了美好的那一半, 青春二字已經模糊了青春或是春青, 然而, 也不必壓力大.

慢慢地我可以體會高中時候, 老爸在我段考前臨時抱佛腳熬夜唸書死撐在書桌上"度辜"的時候講的話.

"活快樂一點就好了, 其實台大跟靜宜沒什麼差別" 老爸總是一邊把我拖到床上一邊這樣說著. 當年那種活在不斷的段考模擬考的競爭裡, 這樣的話聽起來只是老爸騙我睡覺的技倆吧.

現在與現實生活比起來, 大概很少人還是覺得當年唸書壓力大. 當發現週遭的人的快樂越來越表面, 我總是浮現Ally說過的真正的快樂其實很難, 也許我們只是忘了到底要什麼, 所以不知道怎麼快樂吧, 所以可以讓我們快樂的事情變得過份的單純, 又或者變得遙不可及. 當快樂是需要被教育的時候, 一切變得有些可悲. 我不知道你的, 可是望著焊接室窗外, 遠遠的地平線上一落落開發的工地, 電塔, 電塔後面的雲彩與夕陽. 我想起了很多的經歷, 有點老土地, 我想起了一首小學背的唐詩.

向晚意不適 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 只是近黃昏

有人問我會不會後悔, 我愣了愣, 沒想過這樣的問題, 不過在像個外星人似地努力挖掘這個世界的過程中, 我學會珍惜那些存在的, 美好而值得體會的人事物.


與周總爬到辦公室三樓陽台看出去的景色

14 comments:

傳說中的砲灰 said...

有~我就是小朋友~
哈哈...我喜歡這一小段...

"活快樂一點就好了, 其實台大跟靜宜沒什麼差別" 老爸總是一邊把我拖到床上一邊這樣說著. 當年那種活在不斷的段考模擬考的競爭裡, 這樣的話聽起來只是老爸騙我睡覺的技倆吧.

茶包 said...

NOCK還是小朋友?

我爸的快樂理論很多的ㄋㄟ~~呵呵~~總之都是不要太辛苦,人活著快樂比較重要...只是當時不懂,快樂有這麼重要而不簡單 :D

馬小蚤 said...

呵...大家最近都走起復古懷舊感性路線...

下下周與妳與周大媽相見啊...偶機票跟車車就預定好了啊...只是那兒,好像沒啥好玩...

花 said...

這張照片有蒼涼的美,那電塔像一棵棵枯掉的樹~

鳥人 said...

好羨慕捏...
感覺上
周總 總是能在繁忙中
找尋到周邊平凡卻感人的畫面
能跟她共事
壓力應該能紓緩不少吧...

傳說中的小朋友 said...

某部日劇的台詞"就算明知道錯不在己也會道歉的,這就是大人與小孩的差別"...

我老姊的台詞"還沒結婚的都不算大人"...面對有著幸福婚姻的老姐,及還沒結婚的事實,我只能屈服於這股惡勢力了...

不同層面有不同的答案,或許某方面我還算是小朋友吧.

就像我曾嘲笑在唸研究所的朋友,戀愛只有國小程度,而另一位只有國中畢業,但人際關係卻有著大學程度,以及一位最近修完博士回國的,思想卻是老爺爺程度,問起他有沒有想研發些什麼,卻老喊著自己是老人,明明在逛軟體展的時候像個小孩似的東問西問,東拍西拍...

就讓不同的價值觀(快樂)留在各自的層面吧.(終於回到主題了~呵呵)

茶包 said...

呵呵, 算感性路線嘛.... 大抵是秋天到了吧. 心境是自己幻想的體會囉

阿花乖乖來焊接就看到枯掉的電塔唷

花 said...

會啦會啦,等天氣再涼爽一點~我可不想焊得香汗淋漓~

馬小蚤 said...

花也準備投入焊接作業了咩?

花 said...

呵,沒啦,只是前一陣子突然想要來試試癈鐵作品,就跟周總要借焊接廠,沒想到她們倆興致可高了~

茶包 said...

阿花一來,興致高的可不只我跟周總啊~~~ 嘿嘿

馬小蚤 said...

會不會工廠的師父們焊出來的都變彎彎的笑臉...

茶包 said...

師傅都沒辦法焊接了啦....

Wendy said...

靜宜的人也很優秀,別這樣比較嘛,聽起來怪怪的…ㄋ....
But, ORO cafe是一個不錯的好地方,想必你一定常去那裏找靈感寫你的BLOG吧。這趟台南之旅,我玩得很開心,吃得很撐,也聊得很多,謝謝你的陪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