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06, 2006

茶包印象 - 上海灘


九月份到上海出差,事實上,這是我第三次到上海。第一次是去年十二月,到上海找周總玩耍,第二次是三月一個人從宜興搭快客到上海,睡一晚上又搭火車回無錫轉車回官林。這次是出差,感覺卻是震攝。

必須坦承,即便我有二分之一的中國大陸血統(如果我們不把刻板印象中的本省人算做中國大陸的話...)我對中國大陸曾經是有點排斥的,沒帶理由的,總歸是,如果要讓我從地圖上隨便挑一個想去的地方,大概不會有中國大陸。

不過,那可能是在去年底以前的想法,也許,那也算是一種無知導致的排斥。

我們總共去了四次上海灘,白天的,夜晚的,對我這種歷史永遠只能拿58分,想要多給你一分讓你及格(註1)都沒辦法的歷史白癡,周總把上海灘的歷史再講八百遍對我來說永遠是新鮮。我永遠沒有辦法想像那個老港片裡的上海灘,現在矗立的是世界上各個你認識的不認識的各國名牌,那個賓客雲集的夜晚上海灘,你站在這裡逐一檢視世界上頂尖(或是說付得起廣告費的)品牌logo LED燈光閃爍。巷弄裡,可能又會有一個不經意的古董房子,背後藏著什麼樣的故事,但又挺著個現代的招牌,做這個時代也許會感興趣的生意,也或許是另一個我們無知的高檔。

其實那樣對我是有點錯愕的,就像站在曾經是匯豐銀行本部的大廳裡,看著大理石柱,華麗的廳堂。"你可以想像以前的人們,要是在這裡上班,應該走路也是大搖大擺著進來吧"我這樣問著,腦袋裡浮現穿著合身棋袍,帶著小包拎著手帕的辦事員畫面。

我突然覺得我們像是站在時間的交叉口,也許一百年前或是更久,與現在有了些交錯,或是也穿插了一些一百年後。

也或許,這要問匯豐銀行再也買不回的憾恨,現在已經變成上海浦東發展銀行的門口的那對石獅子吧(註2)

我在台北住了三年,來上海三次,也許拿台北跟上海比較並不公道,就像拿雞蛋跟青蛙蛋來比似的,可是當周總開著車載我走過週日下午的延安高架,一股稍帶涼的敬畏之意,油然而生...

也許,你還是自己來走一趟吧。


(註1)我們高中的時候有個規定,當成績被打59分送到教務處會自動算60。
(註2)關於各種有歷史的故事,還是問周總好....

7 comments:

simon said...

我第一名,呵呵。
上海一直都是一個國際性都市,如果不是1949年後近3、40年的封閉,或許早就應該這樣了。上海浴火重生(雖然整個中國的發展難題仍有),至於台北,在國際化上必須有自己的努力,比起香港、新加坡(我僅有的印象),台北的老外少、外語使用度低,實在很難比較。
前一陣子跟來訪的中國官員私下吃飯,一直也邀請我去對岸看看。呵,我會記得茶包的提醒,一定要先去上海看看。

茶包 said...

要要要,要去~~去之前要告訴我,我一定幫你列出必定拜訪的幾個地方,比方說古北家樂福一帶.... :D

台商 said...

茶包, 台北跟上海, 不是青蛙蛋跟雞蛋
是芭樂跟火龍果
記得吧? ^^

茶包 said...

ㄟ...我知道芭樂跟火龍果的理論啦...只是好像也不必這麼偏激啦...你又偏激了...

凱子西 said...

我對大陸的印象嘛~每個地方都有可以回想當年的故事!!這個部分真的讓我很想去大陸玩。畢竟西洋的歷史總不比咱們自己的歷史來的有股親切感嘛~!!但每每讓我打消念頭的都是........我腦海中想像的大陸同胞啊!!

茶包 said...

小豬凱西喜歡緬懷歷史故事啊?這樣你跟周總合得來,因為我是歷史白癡...永遠只能聽人家講然後目瞪口呆,所以你所謂的親切感對我來說也是蠻模糊的。講到這突然想到,好家在有PS2的真三國無雙我才知道三國時代有這麼多人....
面對大陸仔,我的訣竅是,不要想什麼同胞的問題,以一種看待外國人的態度,其實會好很多,畢竟,整個環境背景都不同了,除了同樣黃皮膚講中文之外,實在很難要求什麼...

su/3bp6 said...

我有同感!
每次看到這些阿六仔怪異的行徑
就讓我不想承認自己與他們是同源同種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