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4, 2005

口試前症候群

我,從來不是一個用功的小孩。

面對著眼前這一大疊回收待「*處理」的問卷資料,腦海裡突然浮現,那個呆呆地研究牆上貼著爸爸給的「獎勵條款」的國一小女生,「第一名3,000元,第二名2,000元...」站在一旁的哥哥忿忿不平地抱怨著,為什麼同樣的獎勵條款,妹妹的標準是以班為單位,而他卻要以全校來計算?

也許那時候,父親就明白我不是一個會愛唸書的小孩,雖然相處的時間太短,但,他經常很瞭解我,甚過於我自己。

成長一路上,家裡採取「完全放牛吃草教育方式」,成績單?只有在國中第一次段考後,父親瞄了一眼,而其他往前往後的時光裡,家裡沒人看我的成績單,這大概是讓很多還得趕在媽媽回家前搶先攔截信箱裡成績單的同學們所羨慕的吧。不過,我大抵還不算是個壞學生,我也曾經當過模範生,當指揮,參加各式各樣的比賽與活動,只是也會忤逆老師,但還算知道在關鍵時刻為了考試而抱佛腳。只是這一切的經過,家人都不知道,家裡的教育方式,養成我們一切習慣自己思考、自己決定與選擇。一直到高二,我媽還坦承,他以為我唸完國中就不會繼續就學了,他還幫我安排了一份楠梓加工區女工的工作...挺尷尬的...

而我現在卻得為了碩士論文而被時間推著走,我想這可能會讓臨終時還掛念著,要我大學一定要畢業的父親跌破眼鏡的吧?

呵呵...

是啊,真糟糕,我不是一個用功的小孩,跌跌撞撞,而四週後就要論文口試了...

*註:「處理」就是把信度檢定不過處理到過...

最近經常聽到附近的同事在討論著小孩的教育問題,我不太敢講出,我們這樣也是長得大畢得了業,一來怕被極度重視小孩教育問題的隔壁媽媽臭罵一頓,另一方面,也是慶幸著自己的幸運吧...

3 comments:

美女琳 said...

It's real life.

幾年後, 這些事情就會變的雲淡風輕, 如同毛毛蟲訓練一樣.

蘇軾寫過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

上禮拜, 我老闆跟我說了一番話,
'每個人 每個月 都要空出一個小時 什麼都不作也不想 如果每個月做不到 那麼至少每季或每年'

不過, 我還沒體會出來這一番話對我人生的影響, 也許要到了四十歲,五十歲那樣的年紀才能有體悟吧.

倒是他上一次的話, 讓現在30歲的我覺得很受用
'人生要即時行樂, 工作80分就好了'

PS. 歹勢, 這一篇是要回"勝利方程式"的

Peter said...

阿~~
我一直以為~~~
妳才20出頭.........
2 bad i'll have to leave by july

茶包 said...

啊~這位Peter叔叔,這句話完全聽不出來是褒是貶,不愧是犀利的Peter。
你怎麼知道我的blog?
話說回來,我對你的即將離開也感到萬分的不捨,畢竟很亂的辦公室還是需要一點清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