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1, 2005

勝利方程式

暫時我不寫旅遊印象了,雖然本來寫完了京都及太平山,想要再把先前的NY/Boston小冒險與去年的東京自助旅行也給從記憶中挖出來記下,但是暫時要將腦子淨空,不能再多絞這些讓我的果汁機腦袋馬達負荷過重的東西。原因無他,只因為我的勝利方程式不再勝利。

什麼是「勝利方程式」?

我一位國防役同事告訴我的。他們以前唸清大的時候,如果老師屬於會"幫忙安排比較溫和"的口試委員,最好是來聊天敘舊兼簽名的,來等著吃謝師宴也成,那樣的口試組合就做勝利方程式。我的指導老師,是一位非常"給學生很大空間自由發揮"的老師,簡單說叫做放牛吃草,唯一的最大優點就是,據說他的指導功能發揮在口試會提供「勝利方程式」,可是天不從人願,傳說中的黃教授勝利方程式在我的case上,儼然即將出現一個例外,加上我的問卷統計始終"調整"不出個結果來...唉,你知道的。

我一直是這樣告訴自己看待眼前的困境...借未來的思緒看現在的時刻。

以前大學練排球隊集訓的時候(好啦,我知道你要說我看起來比較像"笑隊"...所以我只逗大家開心二年),有一項很受用的意志力訓練叫做毛毛蟲訓練,總安排在每天一整天的訓練完畢,將結束前,又累又餓之際,最後一項就是毛毛蟲。彎腰,手指碰腳尖,手掌慢慢往前移動,直到身體貼近地面,腳再往前移動到靠近手掌位置,重複換手往前移動,就像毛毛蟲一伸一縮往前移動的樣子。我們需要爬行的距離不算遠,一大圈的排球場地,54公尺,但是在一整天的體能之後,毛毛蟲運動非常非常累(想減肥的可以試試看!),要是中途放棄了,累攤了,只得重頭再爬一遍。有時候我都懷疑地上一滴滴的,除了汗水還有淚水。

每一次的毛毛蟲爬行,我總是幻想著,再過半小時累攤在地上收操,到松苑大口大口喝冰涼涼的果汁,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迎面涼風吹在每一個劇烈運動後留過汗的毛細孔...那時候回頭看剛剛爬在地上的"毛毛人",欲哭無淚的肌肉酸痛在那時刻已不在緊繃...再過幾年,如同現在,只記得那樣的訓練,記得痛苦,但是沒有痛覺...幻想中,終點到了。

假想在未來的時刻,看待現在的自己。哈,讓我把思緒的時鐘調整到6月17日18:00整,口試結束,再來看現在統計信度搞不定的問題,大概現在的壓力與苦惱,已經是記憶中的片段了吧....

2 comments:

美女琳 said...

我也是勝利方程式的受惠者 :>

茶包 said...

為什麼....我現在得要把統計重跑過, 論文的第21頁開始都要重寫, 我下週五就要口試了, 現在還在重跑統計

O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