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9, 2005

再見,二八年華

不管原先怎麼想著低調,但是
一切並沒有因為我的裝死而忘記而立之年的到來
時間帶來的是是按不掉又摔不爛的鬧鐘
或者"警報"二字更貼切一些

Cantwo到Nice Claup到Sisley
品木宣言到Darphin
果汁汽水到啤酒到紅酒
阿花的首頁寫著三十歲
有天也發現周老闆的個人報也提到了三十歲
周遭吱吱喳喳的聲音都在形成一股"善意的提醒"

「嘿,你要三十了,既無傲人成就,又嫁不出去,以後就變高齡產婦.....」

轟!變成一場龍捲風
二八年華在一陣狂掃之下,狼狽不堪

我用力回想著19轉20的那一年想著些什麼 (幸好不是「吃力地回想」)
有沒有著現在一般對當下的惶恐不安
當年大概只想著

「唉,以後要負民事責任了」

然後繼續對2字頭的青春精華充滿期待
接著又在不知不覺對於虛歲的換算間出現了健忘症或癡呆

翻到記事本的這一頁,發現半年前剛買下2005新內頁時自己刻下的
「28歲的最後一天」
終於瞭解了到了女人在這樣的關卡(注意!不再用女孩或女生字樣!)
心裡在思量些什麼

十年光陰過得太快
我不想再期許太多

過生活,給我們一個狂歡的理由

4 comments:

茶米 said...

二八....是28嗎? @@"

其實是 (2+ ... +8) = 35啦~
阿姨妳還早,別擔心 :)

茶包 said...

ㄟ....是這樣子的嗎?

或許二八是十六?

Ally said...

拜託!
才29歲,對於一個已經過了30的阿嬤都還強顏歡笑的活著,你就別太感嘆了!

茶包 said...

呵呵,好滴好滴,我也會快快樂樂地去太平山滴~ :D